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让农民在城里安居何志健

2019-10-16 17:44:01  澳新娱乐网

每年春运,火车一票难求,车站人头攒动。铁路乘客中有返乡的学生,也有外出的城市居民,但绝大多数是农民工。据估计,现在外出打工的农民有1.7亿,即使有一半人返乡,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铁路运力难以增加,又不能完全按市场规律用价格手段调节供求。

从长远来看,唯一的办法就是让农民在城里安居,减少人口流动。

让农民在城里安居的意义,绝不仅仅是解决春运的难题。从更高的层次来看,让农民变为城市居民是现代化的中心。一个国家只有农村人口降到人口的百分之五十以下,才称得上实现了现代化。发达国家在1900年左右达到了这个标准;解决“三农”问题的核心也在于农民的城市化。一来现代化的过程是经济结构从第一产业为主转向第二产业为主,伴随这个过程的必然是大量农民转变为产业工人。二来农民从生产率低的农业转向生产率高的制造业就是推动经济增长的技术进步。农民状况的根本改变不能靠农产品价格提高和农村现代化,而要靠农民离土又离乡。

农民进城当然不是候鸟式的打工,而是彻底离开农村,在城里有生活基础,有稳定的工作,有住房,享受与城里人同样的权利。这需要制度上的变革,如逐步消除城乡户口的二元化,打破招工用人中的户口歧视,所有人平等的受教育权与社会保障。还需要有物质条件保证,如为进城农民兴建廉租房或他们可以买得起的房子。这些已成为绝大多数人的共识。

但在我看来,这些并不是关键。无论制度和物质条件多好,如果农民本身能力太差,无法在城市生活下去,农民即使进了城,甚至有了城市户口,也无法在城里安居,“城市大,居不易”,安居要有能力。

现代社会中一个人的安居能力首先在于他所接受的教育。西方国家农民城市化的过程较为迅速、容易,除了农民人数比我们少之外,主要原因是他们在未进城之前的受教育水平较高。这些国家在经济起飞时,包括城乡在内的成人识字率已达百分之七十以上。这些人具有读、写、说、算的基本能力,再学习所需要的技术和接受新思想都要容易得多,融入城市也容易得多。所以,让农民在城里安居首先要实现农村的普及教育。普及教育要真正实现免费。政府对农村教育的投资是整个社会收益率最高的投资。以提出“穷人经济学”著称的美国经济学家舒尔茨早就论证了这一点。普及教育不仅要达到数量上的普及,而且必须保证质量。仅仅混了一个中学文凭,并不是普及教育的宗旨。这是政府义不容辞的义务。

在城里安居还必须有一技之长,这就要掌握一门技术或手艺。这项工作当然可以由政府做,但最好是由企业做。根据发达国家早期的经验看,制造业所需要的技术工人主要不是来自正规教育,而是职业培训和学徒制。而且,由企业投资办职业教育比政府投资办中专、职高的收益/投资比更高。我国也有这方面成功的经验,安徽的江淮汽车厂就是一个例子。它们有自己的技工培养学校,从农村招收初中、高中毕业生,按自己企业的需求培养技术工人。这些学生在学中干、干中学,学了就能用上,直接提高了企业工人素质和生产效率。同时,这些来自农村的年轻人有了一技之长,可以有稳定的工作,自然就变为城市人口了。如果每个企业都这样做,农民的城市化进程不就大大加快了吗?政府所做的则是用减税或补贴的办法鼓励企业办职业教育。

我们正处于以制造业为中心的现代化过程。制造业成功的保证在于拥有一支职业道德好、技术水平高的技术工人队伍,这支技术工人队伍来自农民。从这个角度去理解,让农民在城里安居就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结果,而且也是经济发展的动力了。

塑料化工桶

华豫之门瓷器鉴定

app软件制作

留学生深圳入户

友情链接